字数:549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60章逼问(中H道具)(补全)

  夏箫凑在林灵耳边问,「宝贝,墙上挂著的那些东西,你喜欢哪一个?」
  林灵这才看出挂在墙上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原来都是刑具,虽然不知道是怎麽用的,但可以想象用到人身上後果肯定都很严重。

  林灵闭上眼睛,一言不发,她其实不太相信夏箫会真把那些东西用在她身上。
  「林灵,你要是聪明的话,就老老实实回答我,当年是谁帮你诈死逃跑的?」
  夏箫知道那时候李逸扬和程浩然在他和林灵成婚之前偷偷搞些小动作,他只是不想出手而已,他们还没有那个本事把他夏箫的女人偷偷藏起来,只是夏箫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被人摆了一道。如今他细细想来觉得也不像是李逸扬他们声东击西搞的鬼,要不然李逸扬也不会另外娶妻;既然如此,林灵身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林灵还是不说话,她心中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师傅招出来。夏箫是不会杀她,但会不会伤害师傅就不好说了。

  「不说话?林灵,你就是学不乖,敬酒不吃吃罚酒。」夏箫走到一张石桌旁边,打开放在上面的铁盒,这铁盒里的东西是他今天特意准备好的。

  林灵听见盒盖打开的声音,侧过头去看,不过以她的角度根本看不见那个漆黑的盒子里装了什麽。

  夏箫从铁盒里拿出一个靛蓝色的小瓷瓶,用手掂了掂重量,握在手心走了回来。

  林灵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夏箫还有他手里的瓶子。

  夏箫拔起瓶塞,「这麽紧张干吗?林灵你不就是吃透了我不敢把你怎麽样,那你还怕什麽?」夏箫说著就从小瓷瓶里剜出一块胭脂红色的药膏,沾著冰凉药膏的手指慢慢伸进林灵体里。林灵身体绷得紧紧的,夏箫的手指一进去就被小穴里的嫩肉牢牢咬住。夏箫嘴角挂起一丝不太正经的笑容,灵活的手指动作强硬的在林灵的内壁上细细打著圈,把药膏均匀的涂抹在上面,直到药膏被小穴里的嫩肉完全吸收,他才把手指拔出来,然後又蘸了些药膏涂在林灵两个粉嫩的小乳头上,用两指轻轻揉捏,让药膏一点点吸收进去。

  林灵闻见一股奇异的香气从自己的胸口渐渐发散来开,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害怕,再撑不住的开口问道,「夏箫,你给我涂的是什麽东西?」

  「仙情散,听说过吗?」

  「我哪里听说过,肯定不是好东西。」

  夏箫不紧不慢的说,「怎麽不是好东西,别看这麽一小块,比同等大小的金子还贵呢。」

  林灵急道,「这到底是什麽?!夏箫,你这样欺负我,很有趣吗?」

  夏箫叹了口气,「你这丫头从来就不讲理,每次都是你先不听话,还要说我欺负你。」

  夏箫的手指转而来到林灵下身的阴蒂处,将药膏细细涂抹在上面,又揪住小小的阴核用沾满药膏的手指邪恶的揉搓起来。

  林灵那里本就十分敏感,夏箫没揉捏几下,小红豆立刻充血胀大起来,与此同时林灵感到自己的花穴里渐渐升腾出一股热气,浑身的血液也似乎都加快了流速。林灵只觉小穴里越来越热辣辣的难受,忍不住颤声说道,「夏箫,这到底是什麽呀?我好不舒服。」

  夏箫满意的说,「这就有反应了?」

  林灵嘤咛一声,花穴里除了热还变得瘙痒空虚起来,乳头和阴蒂处也热辣辣的又痛又痒。林灵强忍了一会儿,花穴里仿佛有千百只蚂蚁爬进来啃咬一般,她受不住的想要伸手过去,可手上一动铁链就哗哗作响,根本够不到下面的花穴。
  林灵脑袋里只剩一丝清明,她咬著嘴唇说,「夏箫,你为什麽给我下这种药?你到底想要怎麽样?」

  「还能怎麽样,不过是想你乖一些。」夏箫说著从桌上铁盒里拿出一支细长的毛笔,折身走了回来。

  林灵两腿无意识的蹬著,粗粗的铁链被她晃得叮铛乱响,夏箫站在林灵两腿之间,隐约可以看见花穴里的嫩肉正在激烈蠕动著,他开口问道,「怎麽,觉得很难受?」

  林灵不说话,牙齿咬的嘴唇发白,她浑身都在发颤,丰盈的胸脯抖的像两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惹人怜爱。

  夏箫嘴角带著淡淡笑意,缓缓把毛笔插入林灵的小穴。

  上好的狼毫笔尖有如婴儿的小手一般在林灵的小穴里甜蜜轻柔的抚弄著,可这根本不能缓解花穴里的空虚,只能让人加倍难受罢了。

  林灵似哭似笑的呻吟著,花洞里的汁液很快把笔尖打湿了,蜜汁顺著细长的笔杆润润的流到夏箫拿著毛笔的手掌里,然後滴落在石床上。

  夏箫把毛笔又向里面推了推,用笔尖细细探索著花壁的起伏褶皱,最终停在那块微硬的嫩肉上,笔尖对准那里温柔的搔弄起来。

  林灵身中春药,如何还受得住这羽毛一样轻的让人浑身发痒的暧昧抚弄,花穴里的嫩肉激烈收缩著,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由得哭喊出声,「夏箫,嗯……我受不了呀,唔……不要了……夏箫,好哥哥,你饶了我吧。」

  事隔三年,夏箫终於又听林灵喊了他一声好哥哥,心中甚觉满意。仙情散他以前也从未用过,据说此药不仅药效猛烈,而且还能摧人心智;情到浓时,被下药之人几乎就如催眠一般,别人问什麽都会如实回答。正因如此,这药才十分金贵,夏箫也是费了些手段才弄到一瓶。他见林灵用了药仙情散以後这样的娇媚横生,心道果然是物有所值。

  夏箫对著林灵花穴里的敏感点弄了一会儿之後才把毛笔缓缓抽出,只见笔尖因为沾满了淫水变得十分饱胀,一滴晶莹的水珠结在毛笔的最下端,颤颤的就要落下来。

  夏箫又将毛笔轻触到林灵挺立涨红的小乳尖上,用温润的笔尖在上面来回扫著,很快就将林灵粉嫩的小乳头扫的光泽诱人,一副请君采颉的样子。

  夏箫忍不住伸手在林灵那娇滴滴的小乳头上狠狠捏了一把,然後把毛笔丢在一旁,将林灵两腿的铁链解开从新绑到高处,让她整个人从腰部九十度折了起来。
  林灵此时神智早已一片模糊,白皙娇嫩的背部在光滑的石床上来回用力磨蹭著,却怎麽都不能缓解心里的痒,只能小猫一样的呜咽著,「夏箫,我难受死了,你快救救我呀,呜呜……」

  夏箫摇头道,「你这丫头太也不乖,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不可!」他说著又从铁盒里拿出一支粗长的蜡烛走到火把边点燃。

  夏箫拿著蜡烛回到林灵两腿之间,先将一指伸进林灵的小穴里,里面早已湿滑一片,他的手指刚伸进去,里面的嫩肉就无比亲热的紧紧缠上来。小丫头红著脸,小屁股一晃一晃的就著他的手指主动套弄起来,夏箫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自己修长的食指如何在林灵的花穴里进进出出,没一会儿香气沁人的花蜜就顺著他的手掌一滴一滴落了下来。

  夏箫笑著把手指抽出来,林灵难耐的扭著腰,喊他好哥哥。

  「小妖精,一根手指你能舒服到吗?哥哥这里有好东西喂你。」夏箫说著拨开林灵两片小花瓣,把那只有三根手指粗细的正在燃烧的红烛一下插进林灵的小穴里。

  林灵呻吟出声,小穴自动自发的紧紧咬住那根蜡烛。夏箫继续往里插,插到大约有三分之二个手掌长度才停下手来,「小宝贝,你可咬紧了,要不小心烫著你。」

  林灵眼眶湿润的看著自己两条腿高高举著,自己的小穴就像个烛台一般插著一只正在燃烧的蜡烛。蜡烛光辉摇曳,林灵心中此时也不知是清楚还是糊涂,只感觉蜡烛粗大的形状稍稍给了她空荡荡的小穴一丝安慰,小穴里的嫩肉也热情的蠕动起来轻微摩擦著烛身。

  蜡烛静静烧了一会儿,整个烛身越来越热,林灵舒服的呻吟道,「好哥哥,变烫了呀~ 」

  夏箫绕到石床一侧,蹲下身子看著林灵娇豔的小脸问她,「你叫谁好哥哥?」
  林灵的大眼睛雾蒙蒙的看著他,「叫你呀。」

  「我是谁?」

  「你是夏箫。」

  「既然叫我好哥哥,你当初怎麽就舍得离开我?」

  林灵眼睛红红的,一张小脸显得十分委屈,「我也没办法啊,你当初那样对我,我不离开还能怎麽样呢。」

  夏箫听了林灵这话,心中气闷的发疼,只能低头狠狠吻住她,舌头伸进她嘴里攻城略地,贪婪的舔吻她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林灵也伸出小舌乖巧的磨蹭著夏箫的舌头。夏箫吻得越发不能自拔,只恨不得把这三年的相思之苦都倾注在这略嫌粗暴的吻里。

  红色的蜡烛插在林灵的小穴里静静燃烧著,一滴烛泪顺著蜡烛缓缓流下来,落在林灵娇嫩的小花瓣上,微烫的温度让林灵又痛又痒的扭著身子,夏箫的吻和花穴里的蜡烛都只是隔靴搔痒一般的化解不了她心底深处的空虚。烛泪接连不断的落在林灵敏感的穴口上,林灵急促的喘息著,被夏箫吻得几乎窒息。插在林灵花穴里的红烛也因为受热的缘故变得越来越软,林灵空虚的甬道越是想要夹紧它,它就越是绵软变形下去。林灵再受不住这等折磨,眼泪劈里啪啦的顺著眼角落下来,流进两人嘴里。

  夏箫抬起头,咬了咬她哭得发红的小鼻子,「哭什麽?」

  「人家难受死了,夏箫哥哥,我不要蜡烛啦,呜呜~ 」

  「那你要什麽?」

  「我要……夏箫哥哥的肉棒。」

  夏箫笑骂了一句小荡妇,起身走到林灵被高高吊起的双脚前,伸手把蜡烛取了出来。蜡烛的整个下半截被林灵的小穴吸裹的光泽润滑微微变形,夏箫揭掉林灵穴口上由烛泪凝成的一小块烛泥,然後把蜡烛举高微微倾斜烛身,一滴烛泪快速的滚落到了林灵的小腹上。

  林灵低叫一声,只觉烛泪滴落的地方烫烫的犹如被小虫子狠狠咬了一口,她不舒服的扭著身子,「夏箫哥哥,你干吗呀~ 」

  夏箫不答话,仍是一手斜拿著蜡烛顺著林灵的身子慢慢移动。不一时,林灵晶莹雪白的胴体上渐渐滴上许多琥珀般的烛泪,林灵早已被仙情散控制的身体只觉刺激大过疼痛,夏箫这样的戏弄让她心底迟迟得不到满足的欲望愈发强烈的升腾起来。林灵低低呻吟著,鲜活柔软的酮体在光影明灭的的火光里女妖一样魅惑的起伏著,豔红的烛泪在她曲线玲珑的身上开出点点红花,豔丽妖娆。

             第61章逼问(下)

  「林灵,三年前是谁帮你逃跑的?」

  林灵的眼中一片迷离沉醉,只含含糊糊的唔了一声。

  夏箫恶狠狠地在她的小花核上拧了一把,林灵浑身哆嗦着看向夏箫。

  夏箫沉声道,「快说话!」

  「是师傅帮我的。」

  夏箫皱眉,「你师傅是不是天盛武馆那个姓顾的老头?」

  当年林灵出宫以后,他把自己府里第一流的影卫派去她身边监视,他知道林灵和李逸扬的功夫都是一个姓顾的老头教的,也知道这老头武功不错,却没想到此人竟有这等本事,也怪他当时只顾着防卫李逸扬和程浩然两个,对这老头根本就没在意过。

  林灵点头。

  夏箫身下仍是不间断的进出着,「赤回峰上那个黑衣人也是你师父?」
  林灵喘息着回答,「………是。」

  「你之前说的可以让人假死的药是什么药?」

  「师傅说……那叫天香丸。嗯……好哥哥,你把我的手脚放下来好不好?绑着我好不舒服。」

  「你乖乖把当年赤回峰上发生的事全告诉我,我就放开你。」

  林灵眼神迷离的回忆道,「那天早上我出门之前先把师傅给我准备的血袋绑到胸前,把那粒天香丸也藏在身上,下山的时候我就趁你和师傅对打,偷偷把天香丸咽进嘴里。师傅那把剑是有机关的,他刺进我胸口的时候其实剑尖是收回去的。后来你背着我往下跑,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我知道是药效发作了,可就是觉得像真要死了一般难受,我看你那么着急,心里………也有些难过。师傅之前说过会在赤回峰最险峻的一处石阶上用寒冰掌砌出一层薄冰,你背着我下山如果滑倒了肯定会把我摔出悬崖,如果你没有滑倒,他也会再次出现想办法让我的」尸体「掉下去。师傅还说他在下面设置了机关绳网,要我不必担心,定能顺利脱身。其实我药效发作以后就人事不知了,还有什么担心不担心的。等我再醒过来,我已经到了一间破旧的寺庙里。师傅给了我一包银子,叫我以后都不要回皇城,我起身给师傅磕了个头,感谢他老人家的救命之恩。然后,我就一个人走了。」
  夏箫听着林灵的话,身下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听林灵说完,他才冷冷哼了一声,「你还真是有个好师傅!」

  林灵刚死的时候,他也曾当面问过夏颖是不是他派人杀了林灵,夏颖竟一口应承下来。夏箫本就认定是夏颖干的,林灵的惨死又让他心神大乱,其余什么都来不及细想。这三年里,他和夏颖斗的宫里天翻地覆,全皇城的人都知道他和夏颖两人为夺帝位兄弟相残,连夏明帝都约束不住他们。他却丝毫都没怀疑过,幕后主谋原来是这个江家武馆的看门老头。

  林灵侧过头看着夏箫,表情娇媚又纯净,「夏箫,我死了你真的很伤心吗?」
  夏箫重重顶了她一下,「你说呢?没良心的丫头!」

  林灵嘤咛一声,小脸紧紧贴在石柱上,娇娇的喊了声夏箫哥哥。夏箫一听她这样叫他,心里就有再多的气也是生不起来,只能低低喊了声小妖精,抓紧她的腰继续大力挺弄起来。

             第62章答应(上)

  第二天林灵醒来的时候只有她一人躺在夏箫那张超大的睡床上,她浑身酸痛的像被无数匹马踏过一遍。林灵呻吟着翻了个身,揉着眼睛回想昨晚的事,可那些事现在想来都仿佛罩了层纱似的既像亲身经历过又有些不像。她最后的印象是自己无力的跪趴在地上,夏箫在她身后烙铁一般紧逼着她,又狠又重。那个混蛋!他还问了她好多话,而她……全部回答了。

  林灵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竟然告诉夏箫当年在赤回峰上是师傅帮她逃跑的!不是打定主意不说的吗?可她当时脑子里晕晕的,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肯定是那药膏有问题,夏箫怎么会无缘无故给她下春药?!她隐约还记得昨晚夏箫冷着脸说,「你还真是有个好师傅!」这下完了,夏箫对她可能还有些舍不得,对她师傅肯定就只有满心怨恨。师傅现在会不会已经出事了?应该不会的,师傅武功那么好。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连累师傅,否则她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林灵越想心里越乱,下床打开夏箫衣柜想先找件衣服穿上。夏箫的衣柜里自然都是男装,哪件都是又大又长,林灵泄愤似的把他的衣服丢了满地。

  门外有个恭恭敬敬的女声响起,「林小姐,您醒了吗?」

  林灵应了一声,「我醒了。」

  「您是想要先用膳还是先沐浴?」

  「你先去给我找身衣服来。」

  「七皇子早吩咐奴婢给小姐准备好了衣服,我这就拿进来。」?

  林灵站在铜镜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浅蓝色撒花纱裙,她巴掌大的小脸上白里透粉,一头墨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身后。林灵盯着铜镜里的人心中有些不自在,她这三年来天天粗衣淡饭,又经常一身男装打扮,她都多久没好好照过镜子了?
  给她送衣服进来的婢女想要替她梳头,林灵微微偏头躲过,「不用了。你去告诉七皇子,我要见他。」

  婢女答应着出了房门,不一会儿又走进来说,「七皇子出府了。」

  林灵忙问道,「他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奴婢不知。」

  林灵望了房门一眼,门口空无一人,不过她相信只要她一踏出房门,立马会蹦出一票的带刀侍卫。

  婢女又开口道,「奴婢现在去给小姐备饭可好?」

  林灵现在很饿,算一算她从前天晚上被夏箫抓住折腾了一夜,昨天只喝了一小碗粥,现在已经到下午她怎么可能不饿。可虽然绝食未必管用,态度总要有的,她必须做些什么表示她对维护师傅安全的决心,「我不吃饭,你出去吧。」
  婢女向林灵福了一福,将她扔在地上的几件衣服拾起来叠回衣柜,关门出去了。

  林灵闷闷的坐在桌边等夏箫回来。她想夏箫应该不至于对她师傅直接下杀手吧?可也说不定,当年他在李逸扬面前那样对她,又何尝有一丝在乎她的感受?林灵想的心烦意乱,饿得头晕眼花,十分郁闷的低头抠着桌子。?

  夏箫推门进来的时候,林灵正趴在桌子上,尖尖的小下巴搁在交拢的双臂之间,一点一点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灵见夏箫进来,腾的坐直身子问道,「夏箫,你把我师傅怎么了?」
  夏箫打量了她一眼,也在桌边坐下,「听说你今天不肯吃饭?」

  「你说呀,你是不是去抓我师傅了?」

  「去了又怎样?我杀了他又怎样?」

  林灵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你胡说!我师傅武艺高超,怎么可能就这样被你杀了?」

  夏箫淡淡说道,「我知道你师傅功夫高超,我没忘了他当年在赤回峰上怎么把我打的毫无反击之力。不过林灵你也别忘了,双拳难敌四掌,他再厉害,我七皇子府里的高手也不是吃闲饭的。你是父皇下旨赐婚给我的七皇子妃,姓顾的老头既然胆大包天敢帮你诈死逃婚,就该想到今天会有一死!」

  林灵脸色苍白的看着夏箫,「你真的杀了我师傅?」

  「我今天带人去天盛武馆捉你师傅归案,他拒不归捕动手反抗,被我的手下乱刀砍死,只把他的孙女抓起来听候发落,看我父皇要不要定他个株连九族的罪,到时再一并杀了。」

  林灵一手扶着桌子,瘦弱的的身子轻轻晃了晃,「夏箫!你……你………」
  夏箫喝了口茶,「我怎样?林灵,当年你既然敢离开我,就应该想到离开的后果。今天我杀了你师傅,下次谁再敢帮你离开,我就继续杀谁。」

  林灵白嫩的小手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头,她咬着牙说,「夏箫,我自认没本事杀了你,所以你还是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留在你身边。」

  夏箫目光阴沉的盯着林灵,「你和我这样说话,就不怕我再把你关心的其他人也杀了?」

  林灵气得浑身发抖,「你杀好了!我爹娘这辈子错生了我,我只有一死谢罪。带累了师傅和朋友,我下辈子再还吧!」

  夏箫猛地起身将林灵搂进怀里,他脸色沉暗动作强硬的掰起她的下巴,「林灵,以后不许这么和我说话!」

  林灵的小脸上还挂着泪痕,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恨意,再不是平时那个拿他没办法就嘟着嘴委屈的小姑娘。夏箫心中竟生出淡淡惧意,他不是没想过林灵的反应,但林灵当真这个样子,他还真是怕了。那一千多个没有她的日日夜夜,他太知道失去是什么滋味。

  林灵冷然道,「夏箫,我和你在一起总是你在决定一切,我什么都只有接受的份,但就算这样我还是尽力想办法给自己找条活路,你却非要把我逼到绝路上来,那么我也只有一死。我真的很恨你,你就在你自己统治的世界里一个人过一辈子去吧。」

  夏箫看着一脸绝然的林灵,半晌闷闷开口道,「我没杀你师傅,不过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林灵抬头看着夏箫,「真的?」

  「真的。」

  林灵提高音量,「开玩笑?!这很好笑吗?」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反应。」

  林灵重重踩在夏箫脚上狠狠的碾,「那我的反应你满意吗?」

  夏箫不敢有脾气的悻悻把脚收回来,「天都晚了,我们先吃饭吧?」

  林灵听说师傅没事,心中自是高兴,这一会儿也不敢违逆夏箫的话,下人端上饭菜她就乖乖吃了起来。?

  夏箫拿起林灵沾在嘴角的一粒米饭放进自己嘴里,「多大年纪了还玩绝食,你幼稚不幼稚?」

  林灵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我没绝食,我是担心师傅所以吃不下饭。夏箫,我告诉你,你不许去找我师傅麻烦。」

  夏箫夹了一筷子菜放进林灵碗里,「你倒开始命令我了。他敢把我要过门的妻子送走,我凭什么不能找他麻烦?」

  林灵放下筷子,「夏箫,我不信你真不明白,你为难我身边的人,我只会更想离开你。」

  「那如果我不为难他们,你就再也不离开我吗?」

  林灵低头看着一桌的饭菜,没有说话。

  夏箫等了一会儿说道,「先把饭吃完,然后我们再谈。」?

  饭后,侍女把碗碟收拾下去。

  夏箫轻轻握住林灵放在桌上的手,林灵没动。

  夏箫斟酌着开口道,「林灵,刚才我那样只是为了试探你的底线,我不想再发生任何会让你离我而去的差错。因为你师傅我差点这辈子都失去你,说实话一刀杀了他都难泄我心头之愤,但我不会那么去做,因为,我不能没有你。当年的事……我也不是不后悔,那时候若不是我逼你太过,你可能也未必会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离我而去。其实对我来说,再不会有什么事比你死了伤我更重。以前的事,是对是错我不想再说,灵儿,我的底线就是不能失去你,你明白吗?」
  林灵沉默不语。

  夏箫继续说道,「你还想和李逸扬在一起吗?你说实话,我不会生气,今天我开诚布公的跟你谈,就是希望你也认认真真的回答我。」

  林灵轻轻叹了口气,「他都娶妻了,我怎么会还想和他在一起。」

  「既然这样,留在我身边好不好?灵儿,我知道你心里很难接受我,我不逼你,只要你肯留下来,其他的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商量。我不会把你关在府里,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可以,甚至……我也不逼你马上嫁给我,我可以慢慢等,只要你不再离开我,不要再骗我说你死了。林灵,如果再失去你一次,哪怕你是真的死了,我也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夏箫说完这番话后只目光炯炯的看着林灵,林灵低下头把手从夏箫的大掌里抽出来,「你让我想一想好不好?」

  夏箫心中默默叹气,条件开成这样,还要想?他倾身在林灵脸颊上吻了一吻,「好,今晚你好好想清楚,明早给我答复。」?

  夏箫起身出了房门,今天只好先在书房的偏卧里凑合一晚了。

  林灵那师傅确实可恶,可再去找她师傅的麻烦对他和林灵的关系有害无益,过去的只是过去,未来才是必须把握的。他和林灵说什么试探她的底线其实都是胡扯,林灵会是什么反应他想也知道,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提醒她不答应他可能会造成的后果。这丫头表面看着有些迷糊,心里其实比看着更迷糊,对她一味示好,她只会像只蜗牛似的待在原地不动,若是一味用强,逼急了她就缩回壳里什么都不理,这进退之间的分寸这次他一定要把握好才行。当年的事他也说不上后悔,不那么来一次她才不会死心,怪只怪自己棋差一招,没算出她这个师傅来。这次抓到她,他不会再让自己有任何失误。

  逼她留在身边,成天把她关在府里看她愁苦着一张小脸又有什么意思?用兵之法,攻心为上。其实李逸扬都成婚了,他不信她还有那么想离开。林灵是他的,不管是人还是心,早晚都只能是他的。至于说暂时不逼她成婚,他心里倒想早日定了她的名分,只是当年他求父皇下旨赐婚本已是勉强,这三年他为了林灵和夏颖势同水火,其中缘由父皇如何不知,只怕父皇心里早就认定林灵是个红颜祸水,死了还不安生。如今他虽然可以随便编个理由说林灵被贼人胁迫或者是摔下悬崖失忆云云,但那也要父皇愿意装糊涂由着他说才行;现在看来父皇多半是不愿意的,一时恼了再定林灵个欺君之罪那才是麻烦。现在也只好暂且不提,想来父皇就算知道了也不至于主动来问他。也罢,还是等他和夏颖之间大致有了分晓,他和林灵的事再徐徐图之吧。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62章答应(上)

  第二天林灵醒来的时候只有她一人躺在夏箫那张超大的睡床上,她浑身酸痛的像被无数匹马踏过一遍。林灵呻吟著翻了个身,揉著眼睛回想昨晚的事,可那些事现在想来都仿佛罩了层纱似的既像亲身经历过又有些不像。她最後的印象是自己无力的跪趴在地上,夏箫在她身後烙铁一般紧逼著她,又狠又重。那个混蛋!他还问了她好多话,而她……全部回答了。

  林灵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竟然告诉夏箫当年在赤回峰上是师傅帮她逃跑的!不是打定主意不说的吗?可她当时脑子里晕晕的,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麽。肯定是那药膏有问题,夏箫怎麽会无缘无故给她下春药?!她隐约还记得昨晚夏箫冷著脸说,「你还真是有个好师傅!」这下完了,夏箫对她可能还有些舍不得,对她师傅肯定就只有满心怨恨。师傅现在会不会已经出事了?应该不会的,师傅武功那麽好。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连累师傅,否则她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林灵越想心里越乱,下床打开夏箫衣柜想先找件衣服穿上。夏箫的衣柜里自然都是男装,哪件都是又大又长,林灵泄愤似的把他的衣服丢了满地。

  门外有个恭恭敬敬的女声响起,「林小姐,您醒了吗?」

  林灵应了一声,「我醒了。」

  「您是想要先用膳还是先沐浴?」

  「你先去给我找身衣服来。」

  「七皇子早吩咐奴婢给小姐准备好了衣服,我这就拿进来。」?

  林灵站在铜镜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浅蓝色撒花纱裙,她巴掌大的小脸上白里透粉,一头墨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身後。林灵盯著铜镜里的人心中有些不自在,她这三年来天天粗衣淡饭,又经常一身男装打扮,她都多久没好好照过镜子了?
  给她送衣服进来的婢女想要替她梳头,林灵微微偏头躲过,「不用了。你去告诉七皇子,我要见他。」

  婢女答应著出了房门,不一会儿又走进来说,「七皇子出府了。」

  林灵忙问道,「他去哪了?什麽时候回来?」

  「奴婢不知。」

  林灵望了房门一眼,门口空无一人,不过她相信只要她一踏出房门,立马会蹦出一票的带刀侍卫。

  婢女又开口道,「奴婢现在去给小姐备饭可好?」

  林灵现在很饿,算一算她从前天晚上被夏箫抓住折腾了一夜,昨天只喝了一小碗粥,现在已经到下午她怎麽可能不饿。可虽然绝食未必管用,态度总要有的,她必须做些什麽表示她对维护师傅安全的决心,「我不吃饭,你出去吧。」
  婢女向林灵福了一福,将她扔在地上的几件衣服拾起来叠回衣柜,关门出去了。

  林灵闷闷的坐在桌边等夏箫回来。她想夏箫应该不至於对她师傅直接下杀手吧?可也说不定,当年他在李逸扬面前那样对她,又何尝有一丝在乎她的感受?林灵想的心烦意乱,饿得头晕眼花,十分郁闷的低头抠著桌子。?

  夏箫推门进来的时候,林灵正趴在桌子上,尖尖的小下巴搁在交拢的双臂之间,一点一点的不知在想些什麽。

  林灵见夏箫进来,腾的坐直身子问道,「夏箫,你把我师傅怎麽了?」
  夏箫打量了她一眼,也在桌边坐下,「听说你今天不肯吃饭?」

  「你说呀,你是不是去抓我师傅了?」

  「去了又怎样?我杀了他又怎样?」

  林灵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你胡说!我师傅武艺高超,怎麽可能就这样被你杀了?」

  夏箫淡淡说道,「我知道你师傅功夫高超,我没忘了他当年在赤回峰上怎麽把我打的毫无反击之力。不过林灵你也别忘了,双拳难敌四掌,他再厉害,我七皇子府里的高手也不是吃闲饭的。你是父皇下旨赐婚给我的七皇子妃,姓顾的老头既然胆大包天敢帮你诈死逃婚,就该想到今天会有一死!」

  林灵脸色苍白的看著夏箫,「你真的杀了我师傅?」

  「我今天带人去天盛武馆捉你师傅归案,他拒不归捕动手反抗,被我的手下乱刀砍死,只把他的孙女抓起来听候发落,看我父皇要不要定他个株连九族的罪,到时再一并杀了。」

  林灵一手扶著桌子,瘦弱的的身子轻轻晃了晃,「夏箫!你……你………」
  夏箫喝了口茶,「我怎样?林灵,当年你既然敢离开我,就应该想到离开的後果。今天我杀了你师傅,下次谁再敢帮你离开,我就继续杀谁。」

  林灵白嫩的小手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头,她咬著牙说,「夏箫,我自认没本事杀了你,所以你还是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留在你身边。」

  夏箫目光阴沈的盯著林灵,「你和我这样说话,就不怕我再把你关心的其他人也杀了?」

  林灵气得浑身发抖,「你杀好了!我爹娘这辈子错生了我,我只有一死谢罪。带累了师傅和朋友,我下辈子再还吧!」

  夏箫猛地起身将林灵搂进怀里,他脸色沈暗动作强硬的掰起她的下巴,「林灵,以後不许这麽和我说话!」

  林灵的小脸上还挂著泪痕,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恨意,再不是平时那个拿他没办法就嘟著嘴委屈的小姑娘。夏箫心中竟生出淡淡惧意,他不是没想过林灵的反应,但林灵当真这个样子,他还真是怕了。那一千多个没有她的日日夜夜,他太知道失去是什麽滋味。

  林灵冷然道,「夏箫,我和你在一起总是你在决定一切,我什麽都只有接受的份,但就算这样我还是尽力想办法给自己找条活路,你却非要把我逼到绝路上来,那麽我也只有一死。我真的很恨你,你就在你自己统治的世界里一个人过一辈子去吧。」

  夏箫看著一脸绝然的林灵,半晌闷闷开口道,「我没杀你师傅,不过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林灵抬头看著夏箫,「真的?」

  「真的。」

  林灵提高音量,「开玩笑?!这很好笑吗?」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反应。」

  林灵重重踩在夏箫脚上狠狠的碾,「那我的反应你满意吗?」

  夏箫不敢有脾气的悻悻把脚收回来,「天都晚了,我们先吃饭吧?」

  林灵听说师傅没事,心中自是高兴,这一会儿也不敢违逆夏箫的话,下人端上饭菜她就乖乖吃了起来。?

  夏箫拿起林灵沾在嘴角的一粒米饭放进自己嘴里,「多大年纪了还玩绝食,你幼稚不幼稚?」

  林灵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我没绝食,我是担心师傅所以吃不下饭。夏箫,我告诉你,你不许去找我师傅麻烦。」

  夏箫夹了一筷子菜放进林灵碗里,「你倒开始命令我了。他敢把我要过门的妻子送走,我凭什麽不能找他麻烦?」

  林灵放下筷子,「夏箫,我不信你真不明白,你为难我身边的人,我只会更想离开你。」

  「那如果我不为难他们,你就再也不离开我吗?」

  林灵低头看著一桌的饭菜,没有说话。

  夏箫等了一会儿说道,「先把饭吃完,然後我们再谈。」?

  饭後,侍女把碗碟收拾下去。

  夏箫轻轻握住林灵放在桌上的手,林灵没动。

  夏箫斟酌著开口道,「林灵,刚才我那样只是为了试探你的底线,我不想再发生任何会让你离我而去的差错。因为你师傅我差点这辈子都失去你,说实话一刀杀了他都难泄我心头之愤,但我不会那麽去做,因为,我不能没有你。当年的事……我也不是不後悔,那时候若不是我逼你太过,你可能也未必会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离我而去。其实对我来说,再不会有什麽事比你死了伤我更重。以前的事,是对是错我不想再说,灵儿,我的底线就是不能失去你,你明白吗?」
  林灵沈默不语。

  夏箫继续说道,「你还想和李逸扬在一起吗?你说实话,我不会生气,今天我开诚布公的跟你谈,就是希望你也认认真真的回答我。」

  林灵轻轻叹了口气,「他都娶妻了,我怎麽会还想和他在一起。」

  「既然这样,留在我身边好不好?灵儿,我知道你心里很难接受我,我不逼你,只要你肯留下来,其他的什麽事情我们都可以商量。我不会把你关在府里,你想去哪里、想做什麽都可以,甚至……我也不逼你马上嫁给我,我可以慢慢等,只要你不再离开我,不要再骗我说你死了。林灵,如果再失去你一次,哪怕你是真的死了,我也不确定我会做出什麽事来。」

  夏箫说完这番话後只目光炯炯的看著林灵,林灵低下头把手从夏箫的大掌里抽出来,「你让我想一想好不好?」

  夏箫心中默默叹气,条件开成这样,还要想?他倾身在林灵脸颊上吻了一吻,「好,今晚你好好想清楚,明早给我答复。」?

  夏箫起身出了房门,今天只好先在书房的偏卧里凑合一晚了。

  林灵那师傅确实可恶,可再去找她师傅的麻烦对他和林灵的关系有害无益,过去的只是过去,未来才是必须把握的。他和林灵说什麽试探她的底线其实都是胡扯,林灵会是什麽反应他想也知道,他这麽说不过是为了提醒她不答应他可能会造成的後果。这丫头表面看著有些迷糊,心里其实比看著更迷糊,对她一味示好,她只会像只蜗牛似的待在原地不动,若是一味用强,逼急了她就缩回壳里什麽都不理,这进退之间的分寸这次他一定要把握好才行。当年的事他也说不上後悔,不那麽来一次她才不会死心,怪只怪自己棋差一招,没算出她这个师傅来。这次抓到她,他不会再让自己有任何失误。

  逼她留在身边,成天把她关在府里看她愁苦著一张小脸又有什麽意思?用兵之法,攻心为上。其实李逸扬都成婚了,他不信她还有那麽想离开。林灵是他的,不管是人还是心,早晚都只能是他的。至於说暂时不逼她成婚,他心里倒想早日定了她的名分,只是当年他求父皇下旨赐婚本已是勉强,这三年他为了林灵和夏颖势同水火,其中缘由父皇如何不知,只怕父皇心里早就认定林灵是个红颜祸水,死了还不安生。如今他虽然可以随便编个理由说林灵被贼人胁迫或者是摔下悬崖失忆云云,但那也要父皇愿意装糊涂由著他说才行;现在看来父皇多半是不愿意的,一时恼了再定林灵个欺君之罪那才是麻烦。现在也只好暂且不提,想来父皇就算知道了也不至於主动来问他。也罢,还是等他和夏颖之间大致有了分晓,他和林灵的事再徐徐图之吧。

             第63章答应(下)

  夏箫的床够大,林灵可以横过来再竖过去的睡,只是纵然她已经横过来又竖过去,却还是睡不着。夏箫说的那些话哪是由得人拒绝的?他真翻了脸去为难她师傅,她又能如何?要不先答应了以后有机会再逃跑?唉,师傅帮她那次已是极为巧妙的设计,她实在想不出下次还能如何更巧妙,骗得了夏箫一次,想骗他第二次那就难上加难了。就算我真死了,只怕到时也会像夏箫说的那样,他一怒之下不知会作出怎样的事来呢。还是算了吧……老大都成婚了,我离开不离开又能怎么样?这三年我四处奔波、风餐露宿,虽然有自由是很好,可我根本就不是能吃苦的人。只是终究不甘心哪,我才二十岁,一辈子就这样再没指望了吗?就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夏箫身边,不会后悔吗?林灵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下半夜才朦胧睡了过去。

  第二日,夏箫早早醒了,一听人报说林小姐起了,赶忙走了过来。

  夏箫推门进来的时候林灵正对着房里那面立式铜镜梳头,他从后面走过来揽住林灵的腰,下巴搁在她肩上轻轻嗅她身上兰花一般淡淡的香气,「想好了没有?」
  林灵微微侧着头,停下发间的红漆木梳,「想好了。」

  夏箫看着铜镜里的林灵,等她的答案。

  林灵的声音清清亮亮的响起,「我答应你,从今以后再不离开。」

  夏箫盯着铜镜里她清澈美丽的眼睛,「林灵,你发誓,如果这辈子你再离开我,你关心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林灵心中一紧,却还是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我林灵对天发誓,今生今生除非夏箫不要我,否则我绝不会离开他。如违此言,我关心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夏箫放心的笑了,「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你就是我的命。」夏箫说着就扳过林灵的脸缠缠绵绵的吻了上去。

  林灵推拒着夏箫凑近的俊脸,「夏箫,你……你昨天不是说以后都不逼我吗。」
  夏箫笑道,「怎么,我现在是在逼你吗?」

  林灵红着脸说,「那你说这叫什么呢?」

  夏箫搂着林灵一边吻一边把她往床上带去,「宝贝,不离开我当然包括要和我上床,这个不用单独说明吧?」?

  「你杀了人,难道说一句下次再不杀了就可以吗?不行!不行!」

  「那你说怎么办,下次换你给我下药行不行?」

  林灵似乎在认真考虑事件的可行性,她停顿了几秒钟没说话,突然才恍然大悟般把小脸从枕头上抬起来,「你想的美!你被下了药,倒霉的不还是我!」
  夏箫在林灵脸上吧嗒一声亲了个响的,「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吗。」

  林灵才要说话,夏箫两手抓住林灵乱动的小屁股,身下热乎乎的**就熟门熟路的顶了进去。

  林灵尖叫一声,气呼呼的瞪着夏箫。

  夏箫凑近了去咬林灵香嫩的雪腮,「小傻瓜,瞪我干什么,顶死你,顶死你……」

  林灵被夏箫这样抵着花心顶了几下,只能浑身酥软的倒在枕上,眯着眼睛猫咪一样的娇哼,哼了一会儿却又想起什么似的睁开水汪汪的眼睛,微微喘息着道,「那你算答应我了,以后都不许为难我师傅。」

  夏箫嬉皮笑脸地说,「你说一句二哥哥我这三年每天晚上都想死你了,我便答应你。」

  林灵小脸一沉,「夏箫,你之前说什么不逼我,不伤害我身边的人,原来全是骗我的!」她扭着身子想要躲开夏箫的钳制。

  林灵一动,夏箫的**差点没滑出那温热的甬道,他忙用大掌攥紧了林灵的细腰不让她再动,「小丫头怎么这么不识情趣?好了好了,是你二哥哥这三年每晚都想死你了还不行吗。乖乖的,别动。」

  林灵不高兴的揪着床单,「夏箫,我知道你不过把我当成你的一个布娃娃,你高兴了就抱在怀里哄一哄,不高兴了就扔到地上踩两脚,说什么以后有什么事都跟我商量,还不是每次都强迫我,你倒说说你哪件事和我商量了?大骗子!」林灵说着说着自己觉得委屈起来,嘟着小嘴眼眶就红了。

  夏箫一看她这幅样子,忙软声哄道,「宝贝,别哭啊,我真没骗你。以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还不行吗?」

  林灵侧过头娇滴滴的瞅着他,「真的?」

  ?

  云雨初散,夏箫身心俱畅的把林灵搂在怀里,轻抚她洁白如雪的脊背。林灵软软躺在夏箫怀里,丰盈的酥胸随着她细细的呼吸一下一下蹭着夏箫古铜色的光滑胸膛。

  这样躺了一会儿,林灵几乎又要睡着了,夏箫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别睡了。刚起来又睡,晚上再走了困。」

  林灵不舒服的睁开眼睛看着夏箫,到底是谁害她刚起来又睡着的啊?她搂着夏箫的腰抬头看着他,小脸红扑扑的十分可爱,「你到底答不答应我以后不为难师傅了?」

  夏箫的手指来到林灵软软的小**上轻轻捏着,「我答应你,只要他再不打主意想带走你,我以后就不会为难他。不过你那师傅也不知是不是怕我追究,去年就离开皇城了。」

  林灵惊异的问,「去年什么时候?我师傅为什么离开皇城?」

  「去年夏天,他孙女一嫁人他就走了。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林灵一双美目瞪的溜圆,「顾小米她嫁人了!她嫁给谁了?你别跟我说是程浩然?我真是没有办法想象。」

  夏箫看林灵一脸激动,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哪个女孩子长大了不嫁人?至于惊讶成这样吗?」

  「哎呀,你快说吗,她嫁给谁了?」

  「就是江家武馆的少爷,我记得名字叫江磊。你和他们不是很熟吗?」
  林灵嘴巴张的能塞进一个鸭蛋,「顾小米嫁给江磊?天哪!怎么可能?!天盛武馆还不得叫他们俩拆了!」

  夏箫道,「男女之间的事,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别人怎么看得清楚。」
  林灵手臂支在夏箫胸膛上,双手托着下巴想的入神,想一想又笑一笑。
  夏箫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傻丫头,想什么呢?」

  「我在想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啊。早几年我要是告诉小米她会嫁给江磊,她肯定打死也不信。有机会我可要好好问问他们两个,怎么就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

  夏箫看着林灵那副调皮的样子,笑道,「灵儿,我说过我不会把你强留在府里,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你要是想见他们,随时可以,只是出去了要记得回来。」
  林灵听了这话兴奋之情却不由得减了,她是很想见他们,可是见了他们不就也要见李逸扬,还是………算了吧。

  林灵躺倒在夏箫怀里,闷闷的说,「我暂时不想出去。」想了一会儿又说,「夏箫,你不去找我师傅麻烦,其实根本是因为你找不到他吧?」

  夏箫拍了林灵的脑袋一下,「小没良心的,我七少真想找人,天涯海角也找得出来。」

  林灵哼了一声,「好吧,我姑且信你。那你知道程浩然现在怎样了吗?他继承他爹的医馆没有?」

  「他?两年前就走了。」

  「他去哪了?」

  「我不知道。」

  林灵心想程浩然武功那么好,性子也骄傲不群,多半是孤身闯荡江湖去了。他若真去闯荡江湖,必然比她强上许多,可这三年里他们怎么就没在哪里遇上过呢?虽然他俩以前总是不对盘,林灵现在回想起来却很怀念。三年,什么都变了,老大娶妻了,顾小米和江磊成婚了,程浩然走的不知所踪,她这些曾经年少的小伙伴们现在都各自长大,各有各的生活了,只有她,面对未来还是一片茫然。想到这里,林灵深深叹了口气。

  夏箫对林灵的态度不甚满意,「你又叹什么气?林灵我发现你不仅放不下你的扬哥哥,连那个程浩然你都惦记着。」

  林灵不高兴的捶了夏箫胸口一拳,「你胡说什么,你这人思想就是太复杂!」
  夏箫哼了一声,掐了掐林灵嫩嫩的小**. 林灵拍开夏箫的大掌,「你这个随时发情的大色魔!」

  夏箫突然问道,「林灵,我送你的镯子呢?」

  林灵没好气的说,「当了!」

  夏箫脸色差了起来,「那可是我惟一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怎么能当了?」
  林灵不以为然的说,「拜托,七少,我师傅他也不是有钱人,当年他给我的银子没多久我就用光了。到了外面我才知道我这个人其实没用的很,要手艺没手艺要力气没力气,去酒楼当小二我都累得吃不消,身上也只有那只玉镯还值些钱,不当了它你叫我喝西北风啊?」

  「你当了多少钱?」

  「三千两,你送我的镯子倒是很值钱哦。」

  「那是我花一万两买来的。」

  「……老板居然骗我,他说这镯子就算是全新的也只值五千两。」

  「林灵,这三年你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林灵想了想说,「也没有啦,只是肯定不如在家里过的那么舒服。」

  夏箫沉默的把她搂进怀里。那你当年为什么就是非要离开,你过得辛苦,我过得更辛苦。

  林灵也突然想起一事,抬头问道,「夏箫,那天晚上你怎么会在我房里?简直吓死人了。」

  夏箫淡淡的说,「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我想你。你父母离开皇城以后,我就把你家买了下来。我以为你死了,头一年我几乎天天睡不着觉,躺在你房里心里倒还好受些,后来就养成在你那儿过夜的习惯了。」

  林灵心中不由得一怔,她知道夏箫喜欢她,可不知道原来竟是这样的喜欢,她都死了三年,他却还留在她的房里过夜………虽然很多事情他都太过分,对她却是千真万确的好。林灵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嘴上只好故意掩饰着说,「夏箫,我就那么好吗?让你这么念念不忘?」

  夏箫搂紧她,「你好什么,又拗又笨,你不过是我上辈子欠的债罢了。我若还不清,还得带到下辈子去。」

  林灵被夏箫抱的呼吸一滞,竟是说不出话来。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63章答应(下H)

  夏箫的床够大,林灵可以横过来再竖过去的睡,只是纵然她已经横过来又竖过去,却还是睡不著。夏箫说的那些话哪是由得人拒绝的?他真翻了脸去为难她师傅,她又能如何?要不先答应了以後有机会再逃跑?唉,师傅帮她那次已是极为巧妙的设计,她实在想不出下次还能如何更巧妙,骗得了夏箫一次,想骗他第二次那就难上加难了。就算我真死了,只怕到时也会像夏箫说的那样,他一怒之下不知会作出怎样的事来呢。还是算了吧……老大都成婚了,我离开不离开又能怎麽样?这三年我四处奔波、风餐露宿,虽然有自由是很好,可我根本就不是能吃苦的人。只是终究不甘心哪,我才二十岁,一辈子就这样再没指望了吗?就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夏箫身边,不会後悔吗?林灵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下半夜才朦胧睡了过去。

  第二日,夏箫早早醒了,一听人报说林小姐起了,赶忙走了过来。

  夏箫推门进来的时候林灵正对著房里那面立式铜镜梳头,他从後面走过来揽住林灵的腰,下巴搁在她肩上轻轻嗅她身上兰花一般淡淡的香气,「想好了没有?」
  林灵微微侧著头,停下发间的红漆木梳,「想好了。」

  夏箫看著铜镜里的林灵,等她的答案。

  林灵的声音清清亮亮的响起,「我答应你,从今以後再不离开。」

  夏箫盯著铜镜里她清澈美丽的眼睛,「林灵,你发誓,如果这辈子你再离开我,你关心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林灵心中一紧,却还是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我林灵对天发誓,今生今生除非夏箫不要我,否则我绝不会离开他。如违此言,我关心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夏箫放心的笑了,「傻瓜,我怎麽会不要你,你就是我的命。」夏箫说著就扳过林灵的脸缠缠绵绵的吻了上去。

  林灵推拒著夏箫凑近的俊脸,「夏箫,你……你昨天不是说以後都不逼我吗。」
  夏箫笑道,「怎麽,我现在是在逼你吗?」

  林灵红著脸说,「那你说这叫什麽呢?」

  夏箫搂著林灵一边吻一边把她往床上带去,「宝贝,不离开我当然包括要和我上床,这个不用单独说明吧?」?

  不一时,两人的衣服就一件件落到了地上。林灵赤裸著身子跪立在床上,夏箫在她身後紧紧贴著她白皙的後背,一只大手揪著她腿间娇嫩的小花蒂有节奏的扯弄著,一手抓著她的酥胸大力揉捏起来,他低头凑到林灵粉红的耳垂旁说,「宝贝,你长大了,我一只手都抓不全了。」

  林灵羞红著脸嘤咛了一声,缩著身子往夏箫怀里躲,夏箫的大掌却紧紧抓住她的一双雪乳,叫她避无可避。

  夏箫低低的笑,「害羞什麽?大一些哥哥正喜欢呢。是不是你这三年想哥哥的时候就自己用力揉,然後揉大的啊?嗯?」

  林灵又羞又恼的转头看著夏箫,「你胡说什麽!谁……揉了?」

  夏箫还是笑,轻轻一把将林灵推倒在床上。俯下身子握著林灵的腰抬高她的小屁股,「小宝贝,你已经流水了。」

  林灵的小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发出声响,「你说以後什麽事都和我商量,你都欺负我两天了,就不能让我歇歇吗?」

  夏箫盯著林灵诱人的小花穴心不在焉的说,「昨天晚上你不是歇过了吗?」林灵两片漂亮的花瓣在水光嫩滑的微微颤抖著,夏箫的手指受不住勾引的伸进那水汪汪的小洞里,抽插了几下,牵出一根银亮的黏丝。

  林灵胡乱扭著白白翘翘的小屁股,「我不要吗!你昨天那麽欺负我,还给我下药,还把蜡烛……放进去。你知道被人下药是什麽滋味吗?!大坏蛋!」
  那条牵在夏箫手指和林灵花穴之间的漂亮银丝被林灵晃断了,夏箫遗憾的看著自己闪著淡淡水光的手指,含到嘴里咽下那香甜的汁液,没什麽诚意的说,「好妹妹,是我的错。我以後再不敢了。」

  「你杀了人,难道说一句下次再不杀了就可以吗?不行!不行!」

  「那你说怎麽办,下次换你给我下药行不行?」

  林灵似乎在认真考虑事件的可行性,她停顿了几秒锺没说话,突然才恍然大悟般把小脸从枕头上抬起来,「你想的美!你被下了药,倒霉的不还是我!」
  夏箫在林灵脸上吧嗒一声亲了个响的,「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吗。」

  林灵才要说话,夏箫两手抓住林灵乱动的小屁股,身下热乎乎的阳具就熟门熟路的顶了进去。

  林灵尖叫一声,气呼呼的瞪著夏箫。

  夏箫凑近了去咬林灵香嫩的雪腮,「小傻瓜,瞪我干什麽,顶死你,顶死你……」

  林灵被夏箫这样抵著花心顶了几下,只能浑身酥软的倒在枕上,眯著眼睛猫咪一样的娇哼,哼了一会儿却又想起什麽似的睁开水汪汪的眼睛,微微喘息著道,「那你算答应我了,以後都不许为难我师傅。」

  夏箫嬉皮笑脸地说,「你说一句二哥哥我这三年每天晚上都想死你了,我便答应你。」

  林灵小脸一沈,「夏箫,你之前说什麽不逼我,不伤害我身边的人,原来全是骗我的!」她扭著身子想要躲开夏箫的钳制。

  林灵一动,夏箫的肉棒差点没滑出那温热的甬道,他忙用大掌攥紧了林灵的细腰不让她再动,「小丫头怎麽这麽不识情趣?好了好了,是你二哥哥这三年每晚都想死你了还不行吗。乖乖的,别动。」

  林灵不高兴的揪著床单,「夏箫,我知道你不过把我当成你的一个布娃娃,你高兴了就抱在怀里哄一哄,不高兴了就扔到地上踩两脚,说什麽以後有什麽事都跟我商量,还不是每次都强迫我,你倒说说你哪件事和我商量了?大骗子!」林灵说著说著自己觉得委屈起来,嘟著小嘴眼眶就红了。

  夏箫一看她这幅样子,忙软声哄道,「宝贝,别哭啊,我真没骗你。以後你要什麽我都给你,你说什麽我都答应还不行吗?」

  林灵侧过头娇滴滴的瞅著他,「真的?」

  夏箫的肉棒正被林灵的小穴又润又滑伺候的舒服,值此眼热心软之际他什麽答应不出,「真的,宝贝,你要我的心我都愿意挖出来给你。」

  「那我要你现在出去!你不出去便是骗我~ 」

  夏箫笑著搂紧林灵,身下打桩似的一下下重重凿著林灵娇娇甜甜的小穴,「可是你的小穴缠得这麽紧,哥哥怎麽出去呀?宝贝,别的事我们都好商量,这事你必须听我的。我为了你可整整当了三年半的和尚,你知道那是什麽滋味吗。其他事就算了,这件事你需得好好补偿我才行。」夏箫说著再不顾林灵反抗,由著性子操弄起来。林灵强著强著就没了力气,最後还是化成一滩水由著夏箫揉圆捏扁去了。?

  云雨初散,夏箫身心俱畅的把林灵搂在怀里,轻抚她洁白如雪的脊背。林灵软软躺在夏箫怀里,丰盈的酥胸随著她细细的呼吸一下一下蹭著夏箫古铜色的光滑胸膛。

  这样躺了一会儿,林灵几乎又要睡著了,夏箫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别睡了。刚起来又睡,晚上再走了困。」

  林灵不舒服的睁开眼睛看著夏箫,到底是谁害她刚起来又睡著的啊?她搂著夏箫的腰抬头看著他,小脸红扑扑的十分可爱,「你到底答不答应我以後不为难师傅了?」

  夏箫的手指来到林灵软软的小乳尖上轻轻捏著,「我答应你,只要他再不打主意想带走你,我以後就不会为难他。不过你那师傅也不知是不是怕我追究,去年就离开皇城了。」

  林灵惊异的问,「去年什麽时候?我师傅为什麽离开皇城?」

  「去年夏天,他孙女一嫁人他就走了。至於为什麽我就不知道了。」

  林灵一双美目瞪的溜圆,「顾小米她嫁人了!她嫁给谁了?你别跟我说是程浩然?我真是没有办法想象。」

  夏箫看林灵一脸激动,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蛋,「哪个女孩子长大了不嫁人?至於惊讶成这样吗?」

  「哎呀,你快说吗,她嫁给谁了?」

  「就是江家武馆的少爷,我记得名字叫江磊。你和他们不是很熟吗?」
  林灵嘴巴张的能塞进一个鸭蛋,「顾小米嫁给江磊?天哪!怎麽可能?!天盛武馆还不得叫他们俩拆了!」

  夏箫道,「男女之间的事,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别人怎麽看得清楚。」
  林灵手臂支在夏箫胸膛上,双手托著下巴想的入神,想一想又笑一笑。
  夏箫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傻丫头,想什麽呢?」

  「我在想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啊。早几年我要是告诉小米她会嫁给江磊,她肯定打死也不信。有机会我可要好好问问他们两个,怎麽就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

  夏箫看著林灵那副调皮的样子,笑道,「灵儿,我说过我不会把你强留在府里,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你要是想见他们,随时可以,只是出去了要记得回来。」
  林灵听了这话兴奋之情却不由得减了,她是很想见他们,可是见了他们不就也要见李逸扬,还是………算了吧。

  林灵躺倒在夏箫怀里,闷闷的说,「我暂时不想出去。」想了一会儿又说,「夏箫,你不去找我师傅麻烦,其实根本是因为你找不到他吧?」

  夏箫拍了林灵的脑袋一下,「小没良心的,我七少真想找人,天涯海角也找得出来。」

  林灵哼了一声,「好吧,我姑且信你。那你知道程浩然现在怎样了吗?他继承他爹的医馆没有?」

  「他?两年前就走了。」

  「他去哪了?」

  「我不知道。」

  林灵心想程浩然武功那麽好,性子也骄傲不群,多半是孤身闯荡江湖去了。他若真去闯荡江湖,必然比她强上许多,可这三年里他们怎麽就没在哪里遇上过呢?虽然他俩以前总是不对盘,林灵现在回想起来却很怀念。三年,什麽都变了,老大娶妻了,顾小米和江磊成婚了,程浩然走的不知所踪,她这些曾经年少的小夥伴们现在都各自长大,各有各的生活了,只有她,面对未来还是一片茫然。想到这里,林灵深深叹了口气。

  夏箫对林灵的态度不甚满意,「你又叹什麽气?林灵我发现你不仅放不下你的扬哥哥,连那个程浩然你都惦记著。」

  林灵不高兴的捶了夏箫胸口一拳,「你胡说什麽,你这人思想就是太复杂!」
  夏箫哼了一声,掐了掐林灵嫩嫩的小乳尖。

  林灵拍开夏箫的大掌,「你这个随时发情的大色魔!」

  夏箫突然问道,「林灵,我送你的镯子呢?」

  林灵没好气的说,「当了!」

  夏箫脸色差了起来,「那可是我惟一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怎麽能当了?」
  林灵不以为然的说,「拜托,七少,我师傅他也不是有钱人,当年他给我的银子没多久我就用光了。到了外面我才知道我这个人其实没用的很,要手艺没手艺要力气没力气,去酒楼当小二我都累得吃不消,身上也只有那只玉镯还值些钱,不当了它你叫我喝西北风啊?」

  「你当了多少钱?」

  「三千两,你送我的镯子倒是很值钱哦。」

  「那是我花一万两买来的。」

  「……老板居然骗我,他说这镯子就算是全新的也只值五千两。」

  「林灵,这三年你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林灵想了想说,「也没有啦,只是肯定不如在家里过的那麽舒服。」

  夏箫沈默的把她搂进怀里。那你当年为什麽就是非要离开,你过得辛苦,我过得更辛苦。

  林灵也突然想起一事,抬头问道,「夏箫,那天晚上你怎麽会在我房里?简直吓死人了。」

  夏箫淡淡的说,「还能为什麽,不就是因为我想你。你父母离开皇城以後,我就把你家买了下来。我以为你死了,头一年我几乎天天睡不著觉,躺在你房里心里倒还好受些,後来就养成在你那儿过夜的习惯了。」

  林灵心中不由得一怔,她知道夏箫喜欢她,可不知道原来竟是这样的喜欢,她都死了三年,他却还留在她的房里过夜………虽然很多事情他都太过分,对她却是千真万确的好。林灵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嘴上只好故意掩饰著说,「夏箫,我就那麽好吗?让你这麽念念不忘?」

  夏箫搂紧她,「你好什麽,又拗又笨,你不过是我上辈子欠的债罢了。我若还不清,还得带到下辈子去。」

  林灵被夏箫抱的呼吸一滞,竟是说不出话来。

             第64章夏末之夜

  林灵在七皇子府住了下来,日子过得风平浪静。虽然夏箫说她可以随时出府,但她一次也没出去过。出去碰见认识的人怎么办?虽然她回来的事李逸扬早晚会知道,但她还是希望这一天最好晚些到来。如果她死了,老大偶尔想起她或许还是她最初的模样,如今她又回到夏箫身边,老大再想起她恐怕只会觉得心里不舒服。

  夏箫倒也没有天天和林灵黏在一起。他有时很忙,出去一整天很晚才回来,不过不管多晚他是一定会回来搂着林灵入睡的。林灵刚开始有些担心和夏箫要怎么相处,她对过去的事心里难免还存着芥蒂,但两人实际相处起来并没有太大问题。夏箫很宠她,什么事都让着她哄着她,她想到的想不到的都给她处理的妥妥当当。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她林小姐高兴,一张嘴就能得到,她实在没什么可不满意的。林灵这三年着实过了些苦日子,不过骨子里她还是那个从小受人娇宠的林家大小姐,在七皇子府住了一段时间也就渐渐惯了。

  夏箫问她要不要派人去探查林老爷林夫人如今的住处,好把他们接